不见五陵豪杰墓

爱的很多,写的很少。
爬墙的速度比香港记者跑得还快。
一个在深圳的南京人。
混胖球/刺信EA/看门狗/DYS/大秦帝国/民乐/国产圈/欧美圈/b站鬼畜区游戏区/口袋妖怪/
性情中人,为所欲为。
各圈都混,欢迎勾搭(^し^)

【狄尉】神都日报


◆二刷后的激情产物,无脑沙雕小短文
◆接四大天王,全员吐便当设定
◆不搞事情不约架ooc算我的

—————————正文—————————

神都日报第贰叁叁刊 某年某月某日

【今日头条】
劲爆!大理寺卿与金吾卫上将军的恋情细节首度曝光!原来私下的尉迟大人……
(详情请见本期八卦风闻一栏)

【医疗卫生】
近期,大理寺的沙陀忠大夫接受了本报的采访。
在采访中,沙陀大夫除了说明了战后大理寺伤残人员的恢复情况,更谈及了医务工作者的心酸,并希望本报能呼吁社会广大群众遵守医嘱,禁止在伤病期做出自残行为,更禁止以病人的身份殴打、恐吓大夫。
引用沙陀大夫的原话来说就是:“药喝到嘴里就咽下去,不要吐到大夫脸上!”
在此,本报衷心希望神都未来的医患关系能够有所缓和,人人携手,共建美好大唐。

【生活服务】
原异人组成员幻天真人,近日于神都东市开设了一家店铺。
据悉,该店铺名为“听雨阁”,主营业务为小范围人工降雨服务。
经过本报特派使的采访,幻天真人透露店铺将于三日后开张,并欢迎广大群众提前预订,避免开张后过于火爆难有名额。
预订方式:对天大喊一声“幻天真人快下雨”即可,预订顺序即为喊叫的先后顺序。
除此之外,购买本期也可获得预订名额,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八卦风闻】
与封魔一战后,大理寺与金吾卫的关系更为密切。前几日,现任大理寺卿狄仁杰以“官邸被毁”为由,搬去与金吾卫上将军尉迟真金同住。
同天,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大理寺某职员爆料,二人情投意合、两情相悦,成功升华了大唐社会下的兄弟情。
昨日,本报特意委托大理寺丁迅对狄仁杰大人进行了采访。
采访过程中,狄大人首度公开承认二人的关系,并且爆料二人交往的许多秘密细节——
“尉迟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主动,最终还是狄某首先表露心意的。”
“很多时候尉迟的凶狠都是装出来的,他只是想让自己更有威严。”
“狄某第一次与他拥抱后,才发现尉迟喜欢往自己脸上涂炭粉。”
“狄某与尉迟,一生同行,一生同道。”
本报对怹们表示真诚的祝福,并将持续关注二人新消息。

【时政要闻】
与封魔一战后,天后开始潜心礼佛,并下令制造金身菩萨像一座。
皇上知晓后龙心大悦,表示只要天后愿意,造金身十八罗汉都可以。
一时间,神都佛教之风更为盛行。每日都有数百群众去听圆测大师讲经,更有百姓自发筹资修缮天王庙。
据悉,在修缮天王庙的过程中,有百姓发现一只云靴。后被视为天王显圣之物,已放于庙中供奉。

【潮流丽人】
原异人组飞烟、水月二人合伙的美妆店日前已经开业。
开业当天,全神都的女子都去了店铺。由此引发交通堵塞,最终由尉迟真金将军率领金吾卫及时疏散,才避免导致不良后果。
据某光顾过美妆店的女子说,飞烟善于中原妆面,且尤擅眼妆;水月善于铁勒的异域风情,其描眉及束发的手艺更是无比精湛。
甚至昨日,燕子楼的前花魁银睿姬也曾到访该店,并对二人的审美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截止到本期日报发刊时,该店已经赚回成本,开始盈利。

【有奖答题】
本栏目集合了当下神都最热门的问题,欢迎各位读者踊跃答题,答对即可获得【尉迟真金大人的随笔涂鸦】一张。
一:为何封魔族长受到的黥刑不是在脸上写“傻叉有罪”?
二:为何大理寺一众文官各个身手不凡?
三:圆测大师的白毛猩猩是公是母?
四:为何本报能拿到尉迟大人的亲笔涂鸦?
五:穿山甲到底说了什么?

【下期预告】
震惊!亢龙锏居然还可以这样用!


—————————END—————————
※当时封魔长老露脸的时候,我基友问我:“有罪为什么还刺的这么好看,为啥不刺个傻叉在脸上?”

占堆脑洞,有空就写

1.意气风发的大理寺卿老狄x流落长安的异域青年鱼翅
2.才从基层干部开始的老狄x热血青年的中二暴娇鱼翅
3.奇妙ABO设定的狄尉【没错在我心里鱼翅就是O硬要装A的奇男子,老狄是A硬要装B的男人】
希望大家可以提供脑洞啊(:3_ヽ)_
狄尉太他妈好嗑了
下午从电影院出来就只想搞cp【你滚吧】
我还可以再吸一万年的鱼翅大人

生日快乐小王子

诸神皇婚
名不虚传

【白夜追凶 | 双关无差】旁友,养鱼伐?


◆一发完,无脑傻白甜,没有文笔
◆最近吸正叔上瘾日渐消沉【想日】
◆不搞事情不约架ooc算我的


—————————正文—————————

大家好,我叫老虎,是个一米八的北方大汉。

00.
前两天我一哥们送了我个大鱼缸,附送了两只鱼,还是一对兄弟鱼。

01.
哥们说他家的狮子猫被这两条鱼都快搞到抑郁症晚期了,于是就送给我了。

02.
据说这鱼的品种叫废鱼。

03.
于是我决定给这两只鱼起名为废废和鱼鱼。

04.
算了,还是叫关宏峰和关宏宇吧。

05.
毕竟作者打的是双关的tag

06.
我听说高档餐厅的大堂里都养鱼,于是我把鱼缸洗干净了之后放在了餐桌旁边。

07.
嗯,真高级。

08.
给鱼缸铺上一层白石子,再插上几根假水草,放满水把废鱼扔进去,我也是有鱼的人了,开心。

09.
忙完之后我开始观察这两只鱼。

10.
两条鱼长得一模一样,只不过关宏宇的鳍偏白,跟戴了双白手套一样。

11.
关宏峰看起来比较沉稳,放在水缸里半天也不吐个泡泡。

12.
关宏宇把缸里的自来水吐成了汽水。

13.
废鱼真是性格迥异的生物啊。我想。

14.
下午我泡了杯咖啡,坐在鱼缸旁边看电视。

15.
电视里面正在放一段remix的电音。

16.
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见到会蹦迪的鱼。

17.
为了不让关宏宇成为第一个蹦迪累死自己的鱼,我把电视调到了农业频道。

18.
现在我和关宏峰正在一起认真的观看跨界鸽王。

19.
这是一个介绍了社会各界人士如何成为鸽王的节目。

20.
关宏宇没有迪蹦了,只能绕着它哥吐泡泡。

21.
关宏峰用鳍按住了躁动的关宏宇。

22.
我咋觉得我有点多余呢?

23.
晚上给它们喂了食之后我才开始吃饭,吃的是楼下大唐宫的油泼面。

24.
我正吸溜面条的时候,关宏峰的眼睛里发出了诡异的光。

25.
不行,你是鱼,不可以吃的这么油腻。
我对鱼缸里的关宏峰这么说着。

26.
然后关宏宇就从鱼缸里面跳起来溅了我一脸水。

27.
于是现在就变成了我和关宏宇互相死亡凝视。

28.
我从它的脸上读到了“你如果不给我哥吃我他妈就打爆你的狗头”的信息。

29.
结果今天晚上我饿着肚子看着两条废鱼把我的油泼面分掉了。

30.
求废鱼的吃法,在线等,挺急的。

31.
吃完面之后关宏宇就挨着它哥吐泡泡,一副你侬我侬兄弟情深的模样。

32.
但是在浮满了油膜的水里这只能让我想到水煮鱼。

33.
我只能把这两条大爷捞出来,暂时扔在一个盆里。

34.
鱼缸我决定明天再洗。今天心累,睡觉。

35.
我把灯关了。

36.
嗯?客厅里什么声音?

37.
我过去一看,关宏峰就跟得了帕金森晚期一样的在水里抽搐。

38.
哦,现在已经肚子朝上翻过来了。

39.
“啪——”我把灯打开了。

40.
“啪——”关宏宇跳出水面用尾巴给了我一巴掌。

41.
我突然能理解为什么我哥们家的狮子猫罹患抑郁症了。

42.
大家好,我是老虎,一个一米八的北方大汉。

43.
我决定明天吃红烧废鱼。

44.
对了,我哥们家的猫好像是叫周巡?



—————————END—————————


神经衰弱
有人喝水我都能醒

明天开学
开学高三
想想都痛苦
又迷茫又恐惧
以后更文就看造化了
希望无愧于自己吧

【绣春刀 | 沈裴】大明吐槽君


◆吐槽体,第一人称北斋巨巨
◆内有私设,用词混乱,不要当真(・`ω´・)
◆还是他妈的很想污我们裴裴【只是想想而已】
◆不搞事情不约架ooc算我的


—————————正文—————————

你好吐槽君,本人女,坐标杭州,颜值八分。

老娘要吐两个男人的槽。

本人是个画师,跟那群搞街头艺术的不一样,我搞山头艺术。但是我的山头艺术涉嫌暴力膜bi——,于是留给查水表了。

主角之一的S君就是上面派来查我水表的。

其实我和S君在查表之前见过一面,当时就觉得他贼啦帅,人冷话少颜值十分的那种帅。再加上他又是我的粉丝,搞得我一度想不要脸的站S我的cp,然后出个纯爱风的画本岂不美哉。

呵呵,现在看来我还是图样图森破:)

言归正传,S君跟另一个炮灰来查我水表,我一看到S君就傻了。大兄弟你搁这儿干啥呢?上回没给你签名不乐意了呗?成成成我现在就给你盖一个戳。

然后我的脸上就给盖了个戳。

回头一看那个炮灰拿把刀准备给我咔嚓了,我都蒙了,合计这是想来给我催更的?然后那个炮灰趁我不注意就把我扔床上了,我一看他那龌龊的小表情就知道该发生啥了。

我拼命挣扎,但是炮灰劲贼大。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S君拿刀戳了戳炮灰的肾,然后他俩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我老害怕了,但是还是坚持看完了全程,万一以后我想出个热血武侠本还可以参考一下招式。直到S君把炮灰杀死了我才发现我好像围观了一个大新闻,于是以香港记者的速度跑走了。

跑了之后我回到了D妹子那里,D是我救命恩人X君的手下,她把我安置在了她那里。后来D把S叫来要他把一本书拿来,我在对话中得知这本书挺重要的,于是我就打算去他家偷书。

然后第二个主角P就出现了。

我正搁S书房翻得可起劲的时候,就听见屋外面有人,我把书撂下就打算跑,没成想跟人撞了个正着。

P先自我介绍了一下,然后说他是来找S的,我跟他说他不在你先回去吧,然后他就对我露出一个看起来不怎么聪明的笑,说:“我就在这等他,嫂子你忙你的。”然后就特别自然的坐到榻上去了。

我还没从刚才那个劲爆的称呼缓过来的时候,S就回来了。我一看S来了吓得我赶紧要跑,S一把抓住我的手腕,让我给P去下碗面,别把人饿着。

我把面端上桌的时候P和S正在对视,P眉眼含笑,S还是一张蚂蚱脸。我把面放在P面前,P对我道了谢以后就开始吞面。没错,吞,库嚓库嚓的吞。

P吃完了之后摸出了个烟斗,点了吸一口就开始问我的事,但是他不知道我是我,听起来很奇怪但是确实是这样。当时我都吓死了,手都开始抖了,S悄悄的按住了我的手,哇当时我的少女心简直爆炸,内心有一万朵烟花一起升天。

但是后来发现是我的手碰到桌子影响到P抽烟了。

哦,呵呵。

之后S和P没谈拢,P撂了句狠话就出去了,S追了出去,中间他俩说啥没太注意听,反正就觉着听这动静就跟小情侣闹矛盾一样。

后来发现这个比喻真是妙哉。

最终让我差点成为一个盲人画师的事情是下面的事。

当天晚上P被人给阴了,伤的很重,被我和S救了下来。P当时神志不清,胸口又受了伤不能背着,于是S一把抱起P就跑,嘴里还嘀咕了一句“平日里吃的那么多怎么还是那么瘦”。

然后我们三个回到了S的家,S特别温柔的把P放在床上,让我去柜子里拿药。我一边在柜子里翻药,一边听着P在特别虚弱的哼唧。然而S一直在放低声音哄他,一边哄还一边扒开P的衣服。

我只能假装什么都没有想,抱着药瓶给P上药。

可能是药碰到伤口很疼,P哼唧的更厉害了,还时不时地叫了S的名字。S就握住P的手,用拇指一遍一遍的抚摸着P的手腕。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用药勺怼了一下P。

然后P就醒了。

后来他俩还没调上几句情外面就来追兵了,那动静整得老热闹了。

最后我们三个人一起逃到了一家废置的酒楼里。

那天晚上我们睡在大堂里。男女有别,S和P睡一块,我自己背对着他俩睡在另一头。经过白天的折腾,我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过了约摸一个时辰之后,我被身下的一根茅草给戳醒了。正当我打算继续睡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些很不得了的动静。我惊恐的睁开了眼睛,但是没有火,又是背对着他俩,什么都没看见。

“你他妈个王八蛋一定…哈啊…一定要现在做吗?”
“你别动,扯着伤口有你疼的。”
“你还知道我…嗯…我伤没好吗?”
“嘘,小点声,别吵醒她了。”

鬼知道那天晚上我经历了什么:)

第二天一早我就跑了,再待下去以后我的画可能都会奇♂怪。

后来我又回去了,回去之后P曾私下问过我有没有和S睡过。

睡你妈个冬瓜???和他睡的是你好吗????

当然这只是我内心的吐槽,为了维持我一向的纯洁形象,我还是回了他一句:“下流。”

P看起来挺高兴的,又露出了那个看起来不太聪明的笑容。

再后来上面发生了动乱,两方势力都想抄我们三个人的水表,就连D妹子和他师兄L也加入了进来。我们被逼到一条吊桥旁边,S把包袱给了我,让我自己跑。我十分感动,拔腿就跑。

但是跑到一半发现,我带的这个包袱里面,没有银子。

我们的银子都在P身上,因为一路上只有他一个人逃命还不忘吃东西。每次P一买完S就瞪他,然后P就对着S笑,最后总是S摇摇头,叹口气就不管了。

总之我又跑回去,发现两队人马正在互查水表,非常激烈。S看见了我,特别愤怒的让我滚,但是因为我跑岔气了说不了话,只能用眼神传达“大兄弟你不给我银子我怎么跑路”的信号。然而S并没有领会意思,一把就把桥给砍了。

哦豁。

不过最终我定居在了杭州,开了家画坊。而在桥边一别之后,S和P就再无音讯。

直到前天,我在街上正逛着呢,就看见两个穿着飞鱼服的男人在一家卖糕点的店前面站着。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个纸包,还不停的往嘴里塞东西。另一个人一只手提着一堆点心盒子,空出一只手抹了下吃东西的人的嘴角。

嗯,可以确定是他俩了。

总之希望以后所有人谈恋爱的时候,都不要伤害别人的眼睛和耳朵。

对了,我的新笔名叫小龙虾,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
【评论】
我他妈就知道肯定听见了!沈炼你个王八蛋! 赞(14837)

听见也不会怎样。 赞(12450)

哇楼上莫非???? 赞(9467)

没想到这么快就掉码了… 赞(5128)

三弟你看这个S是不是有点眼熟 赞(2756)

哇龙虾太太求出SP的本子 赞(1903)



—————————END—————————




【绣春刀 | 沈裴】救命我变成猫了


◆这对真的太他妈好嗑了以至于我一个懒癌能连续撸两篇
◆哇真的想以各种姿势把裴大人污一遍(x)
◆不搞事情不约架ooc算我的



—————————正文—————————


【00】
“救命沈炼我变成猫了!”
趴在地上一脸丧气的橘猫对着沈炼如是说。

【01】
屋内一人一猫对坐。
“裴纶。”
“诶?”
“叫一声听听。”

【02】
第二天早上北司的锦衣卫无一不啧啧称奇。
诶呀果然长得帅脸上多三条红印也是帅的。
靳一川和卢剑星很愤怒。
“昨儿个给我的猫抓的。”沈炼一本正经的说。

【03】
靳一川和卢剑星在养猫有风险撸猫需谨慎这一观点上达成了高度的共识。

【04】
沈炼当天晚上回去就提溜着橘猫去剪指甲。
他头一次做这种事,怕下手没个轻重。
想了想,说:“你自己剪行吗?”

【05】
沈炼的脸上现在可以下一盘井字棋了。

【06】
最后还是沈炼把裴纶四脚朝天按在桌上才没发展到可以下围棋。

【07】
“沈炼你让我换个姿势成吗,这姿势太奇怪了。”
“又不是没看过,还害羞了?”
“…你手腕抵着我兄弟了。”

【08】
沈炼把猫形的裴纶抱在怀里,左手捏住裴纶的左爪。
捏。

【09】
“嗷——沈炼你他妈的虐待动物——”

【10】
裴纶在沈炼胸前乱扑腾。
本来就丧的大脸更丧了。

【11】
咚。
一把绣春刀戳在了裴纶面前的桌子上。

【12】
“再吵我就用这个帮你剪。”

【13】
裴纶安静了。
一时间房间里面就只有剪子和指甲接触的声音。

【14】
沈炼把最后一根指甲剪完,习惯性的用手撸了一把猫的肚子。
然后听到了一声软软的惊喘。

【15】
可爱,想bi——

【16】
裴纶老脸一红,挣扎着想跑走。
“沈炼你放开我我要去睡觉了——”
沈炼轻笑一声,把下巴搁到橘猫头顶心,用鼻尖蹭了下橘猫的耳朵。
“睡吧。”

【17】
最后沈炼也没放手,裴纶干脆就由他去了。
毕竟深秋时分抱着个暖炉睡觉还是很舒服的。

【18】
沈炼见裴纶睡了,把猫抱到床上,自己洗漱了之后也准备就寝。
吹了灯火,沈炼躺在床上,屈起手指用骨节摸了摸猫。
“再叫一声听听?”他用只有自己听见的声音说到。

【19】
绣春刀: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20】
至于第二天早上为什么自己变回了人还跟沈炼抱在一起睡觉,裴纶表示一脸懵逼。

【21】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还没穿衣服,可以说是非常刺激了。

【22】
那日北司的人都没见着沈炼。
据说是沈炼又让猫挠了不愿出来见人。

【23】
“裴纶…”
一双眼尾艳红眸中含泪的眼睛闻声望向了他。
“叫一声听听。”
“唔嗯…滚啊…”

【24】
屋外黑猫舔了舔爪子。
“喵——”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