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五陵豪杰墓

爱的很多,写的很少。
爬墙的速度比香港记者跑得还快。
一个在深圳的南京人。
混胖球/刺信EA/看门狗/DYS/大秦帝国/民乐/国产圈/欧美圈/b站鬼畜区游戏区/口袋妖怪/
性情中人,为所欲为。
各圈都混,欢迎勾搭(^し^)

生日快乐小王子

诸神皇婚
名不虚传

【白夜追凶 | 双关无差】旁友,养鱼伐?


◆一发完,无脑傻白甜,没有文笔
◆最近吸正叔上瘾日渐消沉【想日】
◆不搞事情不约架ooc算我的


—————————正文—————————

大家好,我叫老虎,是个一米八的北方大汉。

00.
前两天我一哥们送了我个大鱼缸,附送了两只鱼,还是一对兄弟鱼。

01.
哥们说他家的狮子猫被这两条鱼都快搞到抑郁症晚期了,于是就送给我了。

02.
据说这鱼的品种叫废鱼。

03.
于是我决定给这两只鱼起名为废废和鱼鱼。

04.
算了,还是叫关宏峰和关宏宇吧。

05.
毕竟作者打的是双关的tag

06.
我听说高档餐厅的大堂里都养鱼,于是我把鱼缸洗干净了之后放在了餐桌旁边。

07.
嗯,真高级。

08.
给鱼缸铺上一层白石子,再插上几根假水草,放满水把废鱼扔进去,我也是有鱼的人了,开心。

09.
忙完之后我开始观察这两只鱼。

10.
两条鱼长得一模一样,只不过关宏宇的鳍偏白,跟戴了双白手套一样。

11.
关宏峰看起来比较沉稳,放在水缸里半天也不吐个泡泡。

12.
关宏宇把缸里的自来水吐成了汽水。

13.
废鱼真是性格迥异的生物啊。我想。

14.
下午我泡了杯咖啡,坐在鱼缸旁边看电视。

15.
电视里面正在放一段remix的电音。

16.
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见到会蹦迪的鱼。

17.
为了不让关宏宇成为第一个蹦迪累死自己的鱼,我把电视调到了农业频道。

18.
现在我和关宏峰正在一起认真的观看跨界鸽王。

19.
这是一个介绍了社会各界人士如何成为鸽王的节目。

20.
关宏宇没有迪蹦了,只能绕着它哥吐泡泡。

21.
关宏峰用鳍按住了躁动的关宏宇。

22.
我咋觉得我有点多余呢?

23.
晚上给它们喂了食之后我才开始吃饭,吃的是楼下大唐宫的油泼面。

24.
我正吸溜面条的时候,关宏峰的眼睛里发出了诡异的光。

25.
不行,你是鱼,不可以吃的这么油腻。
我对鱼缸里的关宏峰这么说着。

26.
然后关宏宇就从鱼缸里面跳起来溅了我一脸水。

27.
于是现在就变成了我和关宏宇互相死亡凝视。

28.
我从它的脸上读到了“你如果不给我哥吃我他妈就打爆你的狗头”的信息。

29.
结果今天晚上我饿着肚子看着两条废鱼把我的油泼面分掉了。

30.
求废鱼的吃法,在线等,挺急的。

31.
吃完面之后关宏宇就挨着它哥吐泡泡,一副你侬我侬兄弟情深的模样。

32.
但是在浮满了油膜的水里这只能让我想到水煮鱼。

33.
我只能把这两条大爷捞出来,暂时扔在一个盆里。

34.
鱼缸我决定明天再洗。今天心累,睡觉。

35.
我把灯关了。

36.
嗯?客厅里什么声音?

37.
我过去一看,关宏峰就跟得了帕金森晚期一样的在水里抽搐。

38.
哦,现在已经肚子朝上翻过来了。

39.
“啪——”我把灯打开了。

40.
“啪——”关宏宇跳出水面用尾巴给了我一巴掌。

41.
我突然能理解为什么我哥们家的狮子猫罹患抑郁症了。

42.
大家好,我是老虎,一个一米八的北方大汉。

43.
我决定明天吃红烧废鱼。

44.
对了,我哥们家的猫好像是叫周巡?



—————————END—————————


神经衰弱
有人喝水我都能醒

明天开学
开学高三
想想都痛苦
又迷茫又恐惧
以后更文就看造化了
希望无愧于自己吧

【绣春刀 | 沈裴】大明吐槽君


◆吐槽体,第一人称北斋巨巨
◆内有私设,用词混乱,不要当真(・`ω´・)
◆还是他妈的很想污我们裴裴【只是想想而已】
◆不搞事情不约架ooc算我的


—————————正文—————————

你好吐槽君,本人女,坐标杭州,颜值八分。

老娘要吐两个男人的槽。

本人是个画师,跟那群搞街头艺术的不一样,我搞山头艺术。但是我的山头艺术涉嫌暴力膜bi——,于是留给查水表了。

主角之一的S君就是上面派来查我水表的。

其实我和S君在查表之前见过一面,当时就觉得他贼啦帅,人冷话少颜值十分的那种帅。再加上他又是我的粉丝,搞得我一度想不要脸的站S我的cp,然后出个纯爱风的画本岂不美哉。

呵呵,现在看来我还是图样图森破:)

言归正传,S君跟另一个炮灰来查我水表,我一看到S君就傻了。大兄弟你搁这儿干啥呢?上回没给你签名不乐意了呗?成成成我现在就给你盖一个戳。

然后我的脸上就给盖了个戳。

回头一看那个炮灰拿把刀准备给我咔嚓了,我都蒙了,合计这是想来给我催更的?然后那个炮灰趁我不注意就把我扔床上了,我一看他那龌龊的小表情就知道该发生啥了。

我拼命挣扎,但是炮灰劲贼大。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S君拿刀戳了戳炮灰的肾,然后他俩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我老害怕了,但是还是坚持看完了全程,万一以后我想出个热血武侠本还可以参考一下招式。直到S君把炮灰杀死了我才发现我好像围观了一个大新闻,于是以香港记者的速度跑走了。

跑了之后我回到了D妹子那里,D是我救命恩人X君的手下,她把我安置在了她那里。后来D把S叫来要他把一本书拿来,我在对话中得知这本书挺重要的,于是我就打算去他家偷书。

然后第二个主角P就出现了。

我正搁S书房翻得可起劲的时候,就听见屋外面有人,我把书撂下就打算跑,没成想跟人撞了个正着。

P先自我介绍了一下,然后说他是来找S的,我跟他说他不在你先回去吧,然后他就对我露出一个看起来不怎么聪明的笑,说:“我就在这等他,嫂子你忙你的。”然后就特别自然的坐到榻上去了。

我还没从刚才那个劲爆的称呼缓过来的时候,S就回来了。我一看S来了吓得我赶紧要跑,S一把抓住我的手腕,让我给P去下碗面,别把人饿着。

我把面端上桌的时候P和S正在对视,P眉眼含笑,S还是一张蚂蚱脸。我把面放在P面前,P对我道了谢以后就开始吞面。没错,吞,库嚓库嚓的吞。

P吃完了之后摸出了个烟斗,点了吸一口就开始问我的事,但是他不知道我是我,听起来很奇怪但是确实是这样。当时我都吓死了,手都开始抖了,S悄悄的按住了我的手,哇当时我的少女心简直爆炸,内心有一万朵烟花一起升天。

但是后来发现是我的手碰到桌子影响到P抽烟了。

哦,呵呵。

之后S和P没谈拢,P撂了句狠话就出去了,S追了出去,中间他俩说啥没太注意听,反正就觉着听这动静就跟小情侣闹矛盾一样。

后来发现这个比喻真是妙哉。

最终让我差点成为一个盲人画师的事情是下面的事。

当天晚上P被人给阴了,伤的很重,被我和S救了下来。P当时神志不清,胸口又受了伤不能背着,于是S一把抱起P就跑,嘴里还嘀咕了一句“平日里吃的那么多怎么还是那么瘦”。

然后我们三个回到了S的家,S特别温柔的把P放在床上,让我去柜子里拿药。我一边在柜子里翻药,一边听着P在特别虚弱的哼唧。然而S一直在放低声音哄他,一边哄还一边扒开P的衣服。

我只能假装什么都没有想,抱着药瓶给P上药。

可能是药碰到伤口很疼,P哼唧的更厉害了,还时不时地叫了S的名字。S就握住P的手,用拇指一遍一遍的抚摸着P的手腕。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用药勺怼了一下P。

然后P就醒了。

后来他俩还没调上几句情外面就来追兵了,那动静整得老热闹了。

最后我们三个人一起逃到了一家废置的酒楼里。

那天晚上我们睡在大堂里。男女有别,S和P睡一块,我自己背对着他俩睡在另一头。经过白天的折腾,我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过了约摸一个时辰之后,我被身下的一根茅草给戳醒了。正当我打算继续睡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些很不得了的动静。我惊恐的睁开了眼睛,但是没有火,又是背对着他俩,什么都没看见。

“你他妈个王八蛋一定…哈啊…一定要现在做吗?”
“你别动,扯着伤口有你疼的。”
“你还知道我…嗯…我伤没好吗?”
“嘘,小点声,别吵醒她了。”

鬼知道那天晚上我经历了什么:)

第二天一早我就跑了,再待下去以后我的画可能都会奇♂怪。

后来我又回去了,回去之后P曾私下问过我有没有和S睡过。

睡你妈个冬瓜???和他睡的是你好吗????

当然这只是我内心的吐槽,为了维持我一向的纯洁形象,我还是回了他一句:“下流。”

P看起来挺高兴的,又露出了那个看起来不太聪明的笑容。

再后来上面发生了动乱,两方势力都想抄我们三个人的水表,就连D妹子和他师兄L也加入了进来。我们被逼到一条吊桥旁边,S把包袱给了我,让我自己跑。我十分感动,拔腿就跑。

但是跑到一半发现,我带的这个包袱里面,没有银子。

我们的银子都在P身上,因为一路上只有他一个人逃命还不忘吃东西。每次P一买完S就瞪他,然后P就对着S笑,最后总是S摇摇头,叹口气就不管了。

总之我又跑回去,发现两队人马正在互查水表,非常激烈。S看见了我,特别愤怒的让我滚,但是因为我跑岔气了说不了话,只能用眼神传达“大兄弟你不给我银子我怎么跑路”的信号。然而S并没有领会意思,一把就把桥给砍了。

哦豁。

不过最终我定居在了杭州,开了家画坊。而在桥边一别之后,S和P就再无音讯。

直到前天,我在街上正逛着呢,就看见两个穿着飞鱼服的男人在一家卖糕点的店前面站着。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个纸包,还不停的往嘴里塞东西。另一个人一只手提着一堆点心盒子,空出一只手抹了下吃东西的人的嘴角。

嗯,可以确定是他俩了。

总之希望以后所有人谈恋爱的时候,都不要伤害别人的眼睛和耳朵。

对了,我的新笔名叫小龙虾,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
【评论】
我他妈就知道肯定听见了!沈炼你个王八蛋! 赞(14837)

听见也不会怎样。 赞(12450)

哇楼上莫非???? 赞(9467)

没想到这么快就掉码了… 赞(5128)

三弟你看这个S是不是有点眼熟 赞(2756)

哇龙虾太太求出SP的本子 赞(1903)



—————————END—————————




【绣春刀 | 沈裴】救命我变成猫了


◆这对真的太他妈好嗑了以至于我一个懒癌能连续撸两篇
◆哇真的想以各种姿势把裴大人污一遍(x)
◆不搞事情不约架ooc算我的



—————————正文—————————


【00】
“救命沈炼我变成猫了!”
趴在地上一脸丧气的橘猫对着沈炼如是说。

【01】
屋内一人一猫对坐。
“裴纶。”
“诶?”
“叫一声听听。”

【02】
第二天早上北司的锦衣卫无一不啧啧称奇。
诶呀果然长得帅脸上多三条红印也是帅的。
靳一川和卢剑星很愤怒。
“昨儿个给我的猫抓的。”沈炼一本正经的说。

【03】
靳一川和卢剑星在养猫有风险撸猫需谨慎这一观点上达成了高度的共识。

【04】
沈炼当天晚上回去就提溜着橘猫去剪指甲。
他头一次做这种事,怕下手没个轻重。
想了想,说:“你自己剪行吗?”

【05】
沈炼的脸上现在可以下一盘井字棋了。

【06】
最后还是沈炼把裴纶四脚朝天按在桌上才没发展到可以下围棋。

【07】
“沈炼你让我换个姿势成吗,这姿势太奇怪了。”
“又不是没看过,还害羞了?”
“…你手腕抵着我兄弟了。”

【08】
沈炼把猫形的裴纶抱在怀里,左手捏住裴纶的左爪。
捏。

【09】
“嗷——沈炼你他妈的虐待动物——”

【10】
裴纶在沈炼胸前乱扑腾。
本来就丧的大脸更丧了。

【11】
咚。
一把绣春刀戳在了裴纶面前的桌子上。

【12】
“再吵我就用这个帮你剪。”

【13】
裴纶安静了。
一时间房间里面就只有剪子和指甲接触的声音。

【14】
沈炼把最后一根指甲剪完,习惯性的用手撸了一把猫的肚子。
然后听到了一声软软的惊喘。

【15】
可爱,想bi——

【16】
裴纶老脸一红,挣扎着想跑走。
“沈炼你放开我我要去睡觉了——”
沈炼轻笑一声,把下巴搁到橘猫头顶心,用鼻尖蹭了下橘猫的耳朵。
“睡吧。”

【17】
最后沈炼也没放手,裴纶干脆就由他去了。
毕竟深秋时分抱着个暖炉睡觉还是很舒服的。

【18】
沈炼见裴纶睡了,把猫抱到床上,自己洗漱了之后也准备就寝。
吹了灯火,沈炼躺在床上,屈起手指用骨节摸了摸猫。
“再叫一声听听?”他用只有自己听见的声音说到。

【19】
绣春刀: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20】
至于第二天早上为什么自己变回了人还跟沈炼抱在一起睡觉,裴纶表示一脸懵逼。

【21】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还没穿衣服,可以说是非常刺激了。

【22】
那日北司的人都没见着沈炼。
据说是沈炼又让猫挠了不愿出来见人。

【23】
“裴纶…”
一双眼尾艳红眸中含泪的眼睛闻声望向了他。
“叫一声听听。”
“唔嗯…滚啊…”

【24】
屋外黑猫舔了舔爪子。
“喵——”


—————————END—————————

“北斋跟我说你曾经问她有没有和我睡过。”

“呦,怎么着,现在想睡也睡不了了,人是皇上的人。”

“那睡你呢?”

“???”

【绣春刀 | 沈裴】秋刀鱼


◆不要问我明朝秋刀鱼叫什么,我说他就得叫秋刀鱼(滚)
◆太好嗑了于是终于自割腿肉
◆纠结了很久最后站定沈裴【其实都ok:)】
◆内有私设,带大哥三弟玩|ω・`)
◆不搞事情不约架ooc算我的


—————————正文—————————

*秋刀鱼的滋味,猫跟你都想了解*


【一】
断崖边一战,陆文昭死于乱刀之下,丁白缨大笑三声挥刀自尽。

北斋从此断了音讯,裴纶和沈炼下了诏狱。

沈炼在诏狱里躺的昏昏沉沉,醒来之时借着微弱的烛光看见了狱卒身上刺眼的白色。

先王驾崩,因其无子嗣故令其弟信王朱由检继位。

沈炼松了口气。

半柱香后,沈炼就从死囚变成了北镇抚司的沈总旗。

那么裴纶呢?

秘密。


【二】
大明朝没了个裴纶,多了个裴仓。

去了一身锦衣,多了一条疤痕。

这位裴仓先生正居住在城东一家院子里。

院子的门只进出过一个人,身着飞鱼服,腰佩绣春刀,一张脸虽俊但冷,周身散发着一种吃人气场。

但是院子里传出过两个男人的声音,一个话多,一个话少。

托了话少男人的福,那院子平日里没人敢乱在跟前晃悠,只有一只黑猫没事窜上墙头,像巡视领地一样的在瓦片上闲逛。

今天刚过了晌午,猫又上了墙头,院子里面跟着传来一个略带些气急败坏的声音:“诶诶诶煤球儿你快下来!仔细等会内姓沈的回来小心他薅了你的毛!”

黑猫回头鄙夷的看了一眼,喵了一声就径直跳到了门外。

门里静默了半晌。

“卧槽!”

然后门开了,闻声街坊邻里都悄摸的打开窗户,打算一睹这宅子里的第二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一个圆脸男人走了出来。

他一把揪住了黑猫的后颈,把猫往怀里一塞,在猫和街坊都一脸懵逼的时候转身又回去了。

“煤球儿你这隔三差五上房揭瓦的闹腾劲跟你沈大爷真像。”圆脸男人一边带上门一边说。

“你可不许告诉他啊,”他拍了拍猫的脑袋,“要让你沈大爷知道了他还不扒了我的皮啊。”


【三】
沈炼今天下午难得没差事,本想着早些回去看看家里那位救回来之后莫名其妙的赖上他的裴仓先生。

回家的路上还得顺带去荣月斋提上三两红枣糕,二两绿豆酥,半提蜜豆月饼。

沈炼突然有些担心总旗的俸禄够不够养得活他们家的两人一猫。

“二哥!”沈炼突然被拍了下肩膀,转头一看却是靳一川。

“三弟,怎么了?”他对这个义弟总是很平和。

“前两日大哥升了千户,底下有人孝敬了些海货,大哥昨儿没见着你,就差我给你送过去,没想到我给忘了。今儿正好,二哥去我那拿成么?”

靳一川的住处在城西,沈炼随他去了一趟便花了半个时辰。沈炼从靳一川家里出来,估摸了下时间,应是来得及去城南的荣月斋。

于是沈炼提着三条秋刀鱼——这名字是靳一川告诉他的——加紧了步子往荣月斋走去。


【四】
沈炼回到城东的家时已经是暮色四合了。

沈总旗站在门前平复了下呼吸,让自己显得不像个偷了鱼被狂追十里路的贼。

天知道如果他再不回来他的猫会不会被炖掉。

他推开了门,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屋里面掌着灯。

沈炼扫视了一圈,没有猫。

“裴纶!”

“诶——”

裴纶抱着猫——准确的说是挟持着猫——从屋里走了出来。

“说了多少遍了我现在是裴仓别乱叫,当心喊魂喊来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沈炼硬生生的把到嘴边那句“王八蛋你居然把我的猫吃了”给咽了下去,只有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裴纶。

“今儿你的猫翻了墙出去,还是我给它捡回来的。”裴纶笑了笑,脸更圆了些,“说好的不白赖在你家,呐,猫可是给你看的好好的。”

沈炼又瞪了他一眼,低声说了句:“进屋。”

裴纶撇了撇嘴,把猫往沈炼怀里一扔,从沈炼左手上抢过包着点心的袋子,扭头就回去了。

“不领情。”裴纶小声嘟囔了一句。

“裴大人说什么呢?”沈炼抱着猫看着他。

“我说沈大人每日为了大明赴汤蹈火上刀山下火海不辞辛劳实在是锦衣卫之典范,小人在此谢过沈大人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关心小人让小人替大人分忧实在是恩重如山——”

“闭嘴。”

裴纶也不恼,转身笑着向沈炼作了个揖,又举起手中的纸包,抖了抖,跨进屋里了。

沈炼看着那个背影,莫名的想笑。

“小孩子气。”

“喵——”

“你也同意是吗?”

“喵喵——”


【五】
最后这几条鱼还是裴纶料理掉了。

沈炼倚在厨房的门框上看着裴纶做菜。

不得不说,看裴纶做菜和看裴纶吃菜都不失为一种乐趣。

在沈炼家养伤的半年裴纶终于长了点肉,这要归功于荣月斋的贵宾沈总旗,以及裴纶那颗以食为天的心。

于是沈炼家的厨房在裴纶刚下地能走之后一直处于工作状态,烟囱没事就冒烟。搞得邻居都以为他们家着火了,拿水就往里泼。

后来裴纶就被勒令一天最多去四回厨房,否则沈炼就绑他去衙门告他纵火。

言归正传,裴纶做菜的时候很专注。

修长干净的手按住鱼,另一只手拿着刀细细的把鱼鳞剐去。肩膀跟着手臂的动作上下抬动,但是腰是稳住的。

身上没点肉,脸又死鬼大。

这是沈炼在观察裴纶做菜时得出的结论。

裴纶把鱼扔下锅,盖上锅盖,撇头看见沈炼在门框上靠着。他笑了笑,说到:“沈大人看我这刀功是不是还有些当年的味道?”

沈炼垂下眼眸,复而抬眼看他,唇边带着些戏谑,说到:“裴先生要是当时没去镇抚司而是去了哪家酒楼,那现下裴先生也不至于在沈某这的三寸地方做菜了。”

裴纶似是不好意的诶呀了一声,连忙摆摆手,说到:“承蒙沈大人抬爱,裴某定当为沈大人鞍前马后牵牛喂马——”

“闭嘴。”


【六】
一壶酒,两个瓷杯。

一张几,一对碗筷。

裴纶斟了酒,才想拿起来留给对面的人给按住了手。

“伤未痊愈,不许饮酒。”

裴纶拍了拍对方的手,回给他一个“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我已经喝过不止一次酒了哦”的微笑。

沈炼气的想拔刀。

“喵——”

“煤球诶你也来啦。”

“煤球?”

“我给它起的,多适合。”

黑猫白了他一眼。

沈炼从地上捞起猫,夹了一小筷子鱼,用手捏着给猫吃。

“诶呦没想到咱们沈大人还是个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主诶。”

“吃你的鱼。”

裴纶也不生气,拿起筷子便开始吃。

他吃的专注,没发觉沈炼的目光时不时瞟过他。

吃的很虔诚。这是沈炼的结论。

“喵——”

沈炼低头看看猫,勾了勾嘴角,露出了一个堪称温柔的笑容。

也挺可爱的。

“喵——”

你也同意吗?



【完】
一顿饭战况如下:

沈炼和猫吃了半条,裴纶吃了两条半。

(其实裴大人还吃了三两红枣糕,二两绿豆酥,半提蜜豆月饼哦)

(嘘)


—————————END—————————